首页   注册   登录
 SuperMild 最近的时间轴更新
2096 人在线 最高记录 3541
2018-04-03 22:59:13 +08:00
2350 人在线 最高记录 3541
2017-08-30 14:42:16 +08:00
2392 人在线 最高记录 3541
2017-08-07 16:09:34 +08:00
1603 人在线 最高记录 3541
2017-08-05 10:58:36 +08:00
1558 人在线 最高记录 3541
2017-08-04 23:19:12 +08:00

SuperMild

V2EX 第 172483 号会员,加入于 2016-05-10 19:48:26 +08:00
今日活跃度排名 1822
根据 SuperMild 的设置,主题列表只有在你登录之后才可查看
SuperMild 最近回复了
5 小时 22 分钟前
回复了 ahmcsxcc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golang 的 slice 没有 contains, indexOf 这两个函数吗?
slice 本身没有任何函数或方法。
我想到了一个办法,把楼主文末的问题稍稍改动一下:

通过把你的意识备份,并且复制出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,每天给他一万元让他尽量享受,但同时把原来的你关起来每天殴打,你愿意吗?

可能很多人不愿意了。
@oshio 如果一个一个换,两个两个换,这里不涉及复制,始终只有一个意识。

但如果复制了一个电子脑,也就有了两个意识。各切一半拼接,这个难度比单纯复制大很多,我觉得可以假设拼接不能成功,两个意识都会死掉。

如果假设拼接可以成功,那这个拼接后的大脑有一半意识是 A 的一半是 B 的。
其实这与生孩子有点类似,只是程度不同。很多人执着于认为孩子是自己 “血脉的延续”,又或者把梦想或对未来的美好期待放在孩子身上,看到(或预估)孩子幸福,就感到满足。

这是一种心理投射,这种情况很普遍,但就我自己来说,我有点厌恶这种投射,我更希望每个人正视自己的人生,活好自己,尽量把孩子看成是一个独立的(与自己无关的)个体。
@oshio 重点在于连续性,逐个更换细胞,意识只有一个,并且这个意识是连续的。

而如果从 A 复印出一个 B 来,然后 A 死亡,这种情况有两个意识,有两条时间线,对于 A 来说,意识终结,时间线也断了。

(注意:从旁观者的角度看,与从 A 的角度看待 A 自己,是不同的。)
13 小时 44 分钟前
回复了 TuxcraFt 创建的主题 程序员 现在看来 kotlin/native 和 rust 相比,谁有前途一点?
Kotlin, Rust, Go, “新”语言之中比较优秀的几个,各有优点。就语法来说,kotlin 最优秀,非常积极添加特性,你想要的都给你,与 Go 恰好相反,Go 是尽量克制,但 Go 用起来确实非常节省脑力,因为黑魔法少,完全断绝了玩黑魔法的心思,用最原始的语法啪啪啪一顿干就是了。

而 rust 用起来要注意的地方比较多,如果没有高性能的需求,用 rust 会有杀鸡用牛刀的感觉,而如果追求高性能,kotlin 和 go 很可能无法满足你,就只能用 rust 或 c++了。
@MartinWu 对于新肉体来说,记忆和感受确实是连续的。但是你也提到一句 “原来的我就死掉”,这个原来的、这个死掉的,这也是一个人啊。

上面有人已经说了,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,比如,通过这个方法重生出来的如果是我的女朋友,我可以认为她的生命是连续的。

而如果被重生的人是我自己,情况就不一样了,注意,这里面确实有一个人死了,而死的那个就是我自己,我死了之后,我作为一个尸体是感受不到那个新肉体的喜怒哀乐的。
我不渴望让自己的思想、意识、基因之类的在我本体死后流传。

注意,我的本体是有感受的,比如吃了好吃的、看了好看的就感觉很爽。但那些复印品,他们好吃好喝,我是感受不到的。
关于   ·   FAQ   ·   API   ·   我们的愿景   ·   广告投放   ·   感谢   ·   实用小工具   ·   911 人在线   最高记录 5043   ·     Select Language
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
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
VERSION: 3.9.8.3 · 9ms · UTC 20:10 · PVG 04:10 · LAX 13:10 · JFK 16:10
♥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're doing.